密迦

关于江枫眠……

可以说很透彻了,心疼澄澄

ReLion:

精闢,但是我還是覺得他是70%的無腦+29%的無腦+1%的無腦


芬必得:



很多人乐于用渣男来评价他,我倒是不这么觉得。




毕竟比起不是在嫖娼,就是在打炮的路上的金光善,这位老兄还是不够格的。




若是我用一个词来评价 他,大概就是——




凉薄




这绝对不是说他无情无义。




我们在谈论这位老兄的有毒操作的时候,有一件事情是很值得注意的,那就是他的差别待遇所引起的谣言——
魏婴是藏色疑似红杏出墙/未婚先孕和他的私生子




对此,他并没有去制止流言。甚至于不加收敛一如往常。




按照江某人的个性,他这么做无非是出于
“三人成虎众口铄金,身正不怕影子斜,让他们去说。”
“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杜绝谣言,那就不要理会”




可!是!
难以治疗是一回事,放弃治疗是另外一回事。




我对他和魏长泽在兄弟情十分质疑!




很显然这份兄弟情,并不能够让他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,不给他的好兄弟戴绿帽。
还有便是藏色……
这两位就算真的没有一腿,那么至少也是朋友,至少也是一位优秀,而且让他欣赏的异性朋友。




更别说朋友之妻不可欺,女子名节要紧。但这依然不能让他,有所顾及。




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反正红杏出墙未婚先孕的不是他老婆,反正绿的不是他罢了。




魏婴同学对此会怎么想,他就更不用加以考虑了,最多对他更好点,出于愧疚补偿一下他受伤的心情。




江枫眠对魏婴是喜欢的,是欣赏的,但是绝对没有爱,也没有把它真正当成自己儿子。




他对魏婴,一句话来概括就是:宠而不爱,养而不教。




他对这个孩子有感情,但是往往选择旁观和欣赏。看着他意气风发,怀念自己的英雄年少。




好吃好喝好住,该教的教,然后便没有然后了。




毕竟没有篡位的可能,他做了什么想做什么就由他去,只要不过分就行。
反正还有他给他收拾烂摊子,他要是不行,要是哪天死了,还有江澄。
不能当未来家族的左膀右臂也可以,江家再怎么说都能当他一辈子的后盾,如此也能对得起他父母在天之灵。




什么厚黑学呀,为人处世人情世故,人心险恶人性莫测,以及大局观政治方面的培养,那就不是他负责的方面了。




关于他自己的亲生儿女,却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


姐姐不过是得利于,和自己母亲一点都不像的性格。如果江厌离性格像的是虞夫人,那么江枫眠对她和对江澄,约莫也没什么两样。




更别提没办法排除对儿子的感情,转移到女儿身上的可能。




同样不知道怎么沟通,同样的无话可说




江澄……




他其实并不知道要怎么跟这个儿子相处,不知道怎么关心,也没怎么正经关心过。




他爱这个儿子,哪怕他儿子都没怎么感受过,终归还是有那么点爱在的。
but他显然更希望,这个儿子能够做到他没有做到的事。
江枫眠对家训如此的执着,大概是因为他自己也做不到,所以就他儿子能代替他做。
成为他想成为的样子,成为一个完美的替身。




他拼了命的去赞扬,去关心那个他眼里的模范标准——以此来进行某种挫折打击,用这种方式来激励他的儿子上进。




最后他获得了成功,他儿子则留下了终身阴影。




一直被人谈论的,还有他和虞夫人的婚姻。




他对虞夫人,是有爱的——虽然同样没多少,最后回去赴死完全就是人有感情愧疚和震惊,升华后的结果。




有人说这一段感情的悲剧,是因为双方都太骄傲,不肯对对方低头。




这是很对的,他们不仅不愿意对对方低头,还一直在互相报复。




虞紫鸢通过吵架,通过她丈夫的差别对待,以此作为发泄口,宣泄自己在这段婚姻感情中的怨气。




江枫眠作为反击,继续着他的行为。哪怕真的过分了,哪怕他真的错了。
他不是没有意识到,只是逆反心理,不让他做什么他就偏要做。




虞夫人真心的爱她的儿子,为她的孩子鸣不平。她拎得清也是占理的一方




但是逼婚让她一开始就处于劣势,结果我们便看到男方一错再错,却依然理直气壮。




就像有篇分析里写的那样(我忘了名字),江澄和魏婴其实就是他们两个手里的棋子。




在这里我想讲一下,江厌离退婚的事,我觉得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。




江枫眠说这桩婚事是他夫人定下的。




这说明从一开始他就是反对这门婚事,他退婚的说辞是非常有道理。
可他反对这门婚事,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吗?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——




女方家大业大
女方单箭头男方
家族联姻
男方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




怎么样,是不是很眼熟?




很难说江某人,看到这些不会联想起自己。
至于这个退婚里,有没有包发泄怨气的意思,我们很难说。
江枫眠对金子轩单方面的同病相怜是一定的




请注意,是在魏婴打了金子轩之后,才上门退婚的。此举正中他下怀,这无法事先预料到。




但是我们不妨猜想,在他们两夫妻的婚姻争执中,魏婴是不是这么恰到好处的做出某件事,让江枫眠打击虞夫人的气焰?




说到底魏婴是他们报复打击对方的工具,也是因为这个他才对他加倍的好。




这是让人很悲哀的。




妻不知夫子不知父——




虞紫鸢和江澄,都以为江枫眠有多么的看重和爱魏婴,却不知道他对他并不上心。




他从来都没有把这个孩子真正当成他的家人,这说起来
倒是不喜欢他,却一口一个“咱们家”的虞夫人对他尽职尽责。




他从来没有多么爱这个孩子,只是尽到了自己觉得该尽到的责任。
在这个家里最爱魏婴的是江澄。




借用经常在恋爱里被提到的一句话——




“真正爱你的人,不会舍得你受苦”




对魏长泽的兄弟之情,并不足以让他去维护他的名誉;
对藏色的由衷欣赏,也不能让他去顾里她的名节;
对儿子的父爱之心,比不上让他代替自己成功的殷切希望;
对妻子的感情,更不足以让他牺牲自己的骄傲,压过他对自己这份婚姻的怨气;




冥顽不灵过于固执,仿佛一切都不能阻止他去实践家训,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,做的事也不会去想他人感受。




最爱的是他自己,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他自己,默默的自我为中心。
表面对你好,可一点也不爱。就算有那么一点爱,也你不上他自己




所以我觉得他凉薄。




这一优点被魏无羡完美继承并且发扬光大——




江枫眠:这桩婚事是我夫人定下的——和我无关,我不同意
魏无羡:要是你江叔叔就不会来了——你父亲从未因任何事情,为他赶赴其他家族。




江枫眠: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,横竖绿的不是我,关我什么事
魏无羡:仗着一颗金丹为所欲为,就当我还江家的,以后江家关我什么事?




江枫眠:明知不可为而为之——我知道我老婆很生气,我知道过分了错了,但我还要继续做。
魏无羡:明知不可为而为——我知道江澄很生气,我也不知道以后我会做出什。大不了和断江家绝关系,但我还要保温家人。




对此——




江澄: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可不是让你明知故犯的去闯祸。
虞紫鸢:你这个样子,迟早会给咱们家带来麻烦。




这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啊!